AI

填坑是不可能的,来世再填

www捏的自己的人设

我讨厌家

哦不,与其说是讨厌家,不如说是讨厌这种没有爱的家


重要的不是“爱”,而是感觉自己还“被爱着”


【妄想系列·贰】《几重幻想》

-灵感来源于的JUSF周存的《十二号诛杀者》,无cp

-啊......文笔渣感到绝望


八音盒再次开始歌唱。

那孩子开始讲述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

这里曾是一片虚空。

在这虚空中,有着一位至高无上的神明,她创造了两个孩子——创造者与毁灭者。

神对她的作品十分满意,在她创造了他们不久后便离去了,只留下那两个孩子,让他们随意支配世界。


创造者创造了世界。

毁灭者一事无成。

但他们坚信,神创造出毁灭者,一定是有目的的。

是啊,神创造出邪神,一定是有目的的。

在这混沌中诞生的罪恶之子,是神复仇的方式,是神的玩偶。


毁灭者艾音终于创造出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她的名字是“切茜娅”。

艾音并没有像创造者一样,给予切茜娅慈爱,她灌输了许多谬论给切茜娅,然后再逼迫她发誓。

可怜的切茜娅啊,她完全是因为母亲的恶意而被创造出来的,她继承了母亲的偏执与无知,她拥有神力,却无法操纵它,她的浑身都布满瑕疵。


“拯救她不是我自愿的承诺。”切茜娅这样说。“这是母亲的命令,我在等那孩子亲口承认,我不爱她,这一切都是你们的过错。”


“我终将解脱。”那孩子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她早已成为沾满鲜血的怪物。

她杀死无数功利者,夺走他们的信念。


“何必要跟随我坠入那烈火?”千秋看着自己的救赎者,如此询问道,尽管她听不见。“为何要一直遵守命令呢?为何要拯救我?”


摈弃了艾音的冷漠,摈弃了艾音的懦弱。

却永远正视不了自己的残破。

“我......我是神之子,我没有做错什么!”那孩子这样回答。

她一直躲在自己的世界里。观测者这样想。


“在轮回中一次又一次悲哀地死去。”

“这次也是一样,亲爱的,你已无路可退。”

利刃刺进心脏。

“这一切归功于你的原罪,你不该创造这个世界。”

可这一切妄想者都听不见,都无法听见。


诛杀理想者,将他们歌颂的完美丢弃于脚下。

那孩子重复着这一切。

“她终将沉睡,等到那天,她便解脱了。”千秋这样说。

“何必要跟随我坠入那轮回?若一开始就放弃,你就不必受那么多苦了。”轻抚那个女孩的脸颊,感叹着这悲哀的一切。


【你的使命只有一个】

【好的母亲,请告诉我该怎么做】

失败。


【你是在违抗我吗】

【是的母亲,我正准备这么做】

破碎。


【为拯救被驱逐的神使】

她诛杀了许多功利者。

那些家伙信奉的道德,是她想要的东西。

她终将解脱......?

“没必要救我,我是自愿被驱逐的。”

“这是我的使命。”

【神明诞下了恶魔】

“切茜娅,你的任务,是拯救她。”

亲手让自己的孩子坠入了烈火之中,承受永恒的痛苦。


“我与你不需要浅薄的理解,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任务而已。”

又是这句话。

“在生命燃尽之前,我将一直拯救。”

和之前无异。

“这一切不过是永恒的欺骗啊......”千秋看着那个女孩,低声说道。

那些掌权者脆弱的尊严不值得你去守护,切茜娅。

你会因此毁灭的,切茜娅。

你会死亡的,诛杀者。


千秋叹息着,收起长刀,看着面前那人的尸体。

“下一次,我还是会杀了你的。”

“拥抱我坠入爱河的家伙。”


歌声停止,故事结束。

“所以,这是你的第几次幻想呢?”

“艾音小姐。”


【妄想系列·壹】《那个夏天已经饱和,那个梦已不复存在

-音梦无cp向

-he还是be自行体会,灵感来源于镜音双子的《あの夏が飽和する》(《那个夏天已经饱和》)

-时间线大概是在XLC解散后不久(XLC支线)

-第一人称音视角

-艾音的身世其实是在讽刺那些对她进行网络暴力的毒唯,其他人的身世纯属瞎编

夏天刚刚开始的时候。

那个孩子敲开了我家的门。

“特地从A市跑来C市找我,是有重要的事情吧?我记得你说过的,想要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不要姐姐管束。”我问他。

“我杀了人。”他抬起头,小声说着,眼角有泪。

杀死的是坐在身旁的经常欺负他的那家伙。

因为经常被攻击而忍不住反击,推了那家伙的肩膀一下,结果不小心那家伙的头貌似撞到了不太妙的地方。

他哭出声来:“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的,你什么都没做错哦。”

“你什么错也没有哦。”

“姐姐会保护你的。”

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这句话,我摸了摸他的头,安慰着他,拥抱着他,我感觉得到他在颤抖,他在恐惧。

“已经忍不了了啊!”他擦干眼泪,这样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我问。

“逃走,我是特地来和你道别的,一直以来都麻烦姐姐的照顾了。”他背上包,戴上兜帽。“反正没人在乎我,干脆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独自一人死掉好了!”

“啊......这样啊......要走吗......?”我蹲下身。“那,也带上我吧。”

从这个故事开始的。

那个夏天的记忆。

把美工刀、衣服什么的塞进书包里。

多余的东西......就扔了吧?

像那本日记,那张照片什么的。

是多余的。

因为XLC已经不在了啊。

无论是世界对于我们,还是我们对于世界,都是毫无价值的。

那就将一切都舍弃,与你相依为命吧。

“你觉得世界上有天堂吗?小先生?”在公交车上,我突然问他,并非刻意的,只是脑海里突然有这个的想法而已。

“啊......有的吧?”他回答。

“那么我来世要做个坏人。”

“听说了吗?那孩子不信奉教会呢。”“是吗?那她死后应该下地狱啊!”“教皇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我不信教关你们什么事啊。艾音眼里有着一丝不屑。

“你必须按照我所说的来做!”“我不想走那样的人生!”轩甩开父亲的手,跑了出去。

“姐姐......”

白龙站在礼堂门口。

“那个叫白龙的真是可怜,这么小就被父母抛弃了。”“可别这么说,那孩子的姐姐就是为了救他而死的!他害死了自己的姐姐!”“扫把星!”

无言的结局。

“知道吗?那个艾梦,天生一头红发呢!”“是吗?那他是怪物吧!红头发会带来厄运的啊!”“怪不得他被孤立欺凌,活该!”

艾梦侧耳倾听着。

“呵。”他冷笑。

真是迷信啊......愚蠢。他这样想。

“看见了吗?听说那个叫辞乐的是个同性恋!”“噫 真恶心。”两个女生从辞乐身边路过,议论着他。

“同性恋怎么了吗?我就是喜欢白龙啊......”辞乐在心里说道。

“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啊!”顾叶萌跑出门外,朝身后喊道,“我要离开这个家!”

“你走啊!”屋里传来母亲的叫声。

“不会再回来了!”声音很坚定。

因为做错一件小事就被打,从小就对我特别严格,我才不会喜欢这个家。她想。

真的没有再回来过。

也回不来了。

“艾安然同学的父母死了呢。”“是吗?真可怜,不过她也是活该,谁让她很少和别人接触,父母早就被她气死了吧?”

明明是你们先不接触的我啊。艾安然想。

直到最后,我们都没有被爱过。

因为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因为讨厌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

因为讨厌那些喜欢议论他人的人。

因为讨厌那些因为一些缺陷而孤立他人的「完美者」。

因为讨厌那些自己一事无成而过分管束孩子的父母。

因为我们是「失败者」。

因为爱也是不确定的乌托邦。

所以在相遇之后,我们对对方都毫无保留。

我们互相吸引。

我们组建了XLC。

我们,是同类。

“我们是同伴啊,永远都是!”

“XLC永远存在!”

“不会解散的!”

骗子们的谎言。

不被任何人束缚的两人,沿着铁路走了起来。

“这就是一直以来想要的自由吗?”我问自己。“前世今生都想要的自由?”

带着一点苦味的自由。

已经离家出走三天了。

“钱用的差不多了。”我翻了翻背包,对他说。

他沉思了一会:“......偷?”

“那......我帮你掩护。”

“谢了,魔人老姐。”

因为迫于生计而学来的熟练的偷窃技巧。

我苦笑。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他看着手里满满一把的百元大钞,笑了笑:“我想我们不用担心生活了。”

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是“嗯”了一句。

“走了,我带你去浪!”

我抬起头。

他站在那里,背后是夕阳西下的美景,眼里倒映着星河,宛如夜空中最闪耀的那颗星星,这一切,让我想到了曾经在书上读到过的星辰大海。

“好啊,我亲爱的小先生。”我笑道,我的心中有种感觉,我们俩人一起,可以到达任何地方的感觉。“这是一场,一事无成之人的,小小的旅行啊!”

如果是梦中温柔的主角的话,如果是被所有人都喜爱的主角的话,即使是这么肮脏的我们也能得到救赎吗?

“忘了那样的梦吧,看看这现实啊!”一个声音在我脑海里回荡。“你的人生根本不存在幸福两字啊!你心里不是早就明白了吗?”

“自己什么错都没有,这么想的肯定还有别人。”我捂住耳朵,可她还是继续说着。

“闭嘴啊啊啊啊啊!”我尖叫道,从噩梦中醒来。

“呼哈......”一个梦啊。

我看了看窗外,天还没亮。

继续睡吧。这样想着,我又躺下了。

我再次梦见了那个怪梦。

这次不仅仅是听见声音那么简单。

我还看见了说话的人,是两个女孩,两个与我有着同样面孔的女孩。

我瞪大了眼睛。

“姐姐。”她们这样称呼我。

“不可能!你们还活着?”

“是的啊,拜你所赐,我们没有转生,而是存在于你的身体里,变成了类似于你的人格的存在。”音杏耸了耸肩,看向旁边的女孩。“音岚,你觉得这是好事吗?”

音岚摇摇头,没有说话。

“音玲呢?该不会你们把她......”我幻化出镰刀,质问她们。

“她没事,她转生了。”音杏拿出了白樱。“说起来,我们的账该算算了,姐·姐·大·人。”她用刀尖对着我的胸口,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音岚也只是默默地拿出了落雪剑:“抱歉了,姐姐。”

“哼。”我冷冷地看着她们。“少废话了,来战吧,你们一起上。”

“不愧是前任创世神,够豪爽公正。”音杏笑了笑。

一瞬间,刀剑乱舞,我闪避着两人的攻击,又在同时挥舞着与自己的身材不相称的镰刀朝她们砍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两个倒下了。

“作为神,我必须仁慈。”我冷漠地看着两人。“我只会让你们沉睡百年。”

音岚点点头,嘴角似乎带着笑意。一旁的音杏也只是“啧”了一句。

“再见了,偷花人,哦不,骗徒们。”

周围一片空白。

我轻闭双眼。

再次睁开时。

天亮了。

报纸上刊登了我们离家出走的消息和我们的照片,新闻也报道了这些。

同时报道的还有XLC其他队员的死亡。

“啧,虚伪。”我不屑地说。

“他们隐瞒了多少真相?白龙被议论、艾梦被孤立……他们在乎吗?自杀的原因他们有想过吗?”小小的他沉思着。

是啊,我们有得到过幸福吗?

但是,这样的我们,抱着自己想死却想要别人活下去的想法想要去死的我们,有权利得到爱吗?有权利幸福吗?有权利活着吗?

不管怎么样,杀人犯与废物的你与我朝着未知的地方旅行着。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夏末了。

我和他聊着天,笑着,闹着,去往世界的尽头。

直到那时。

“回家吧。”他突然这么说。

“好啊。”我不知道怎么说,只是木然地同意了。

“但是啊......”

“只有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姐姐,我才能走到今天。”

“谢谢你。”

“所以已经足够了,已经满足了。”

我看着他拿起一直藏在身后的美工刀,架在脖子上,银眸里有着光芒。

“死掉的人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

然后那孩子划开了自己的喉咙。

我的瞳孔收缩起来。

这一切宛如电影里的场景一样。

像是在做白日梦一样。

“哐当。”美工刀掉在地下,我清醒过来。

“如果有天堂,那我绝对不会再转世了。”他带着笑容倒下了。

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被抓到了。

拾起堆满了灰尘的日记和照片。

这是我的珍宝。

你们那所谓的家人、学校的那些家伙都还在。

只有你们失去了踪影。

我回想起那个夏天。

那个和他、他们一起度过的夏天。

直到今天我还没有忘记。

直到今天我还在歌唱着,歌唱那个夏天,那首安和桥。

直到现在我还在寻找你和大家。

我还有话要对你们说啊。

在九月末打了个喷嚏,六月的气味又一次重复。

好像看见了你的笑容,你们的天真无邪。

可这一切在脑海里已逐渐饱和。

那个夏天存在过。

这一切根本不是任何人的错,你们根本没有错啊!明明你们只是想让自己活下去啊!

所以已经够了。

你们只是想听到这句话吧?对吧?

对啊。

【妄想系列·零】《艾音的幸福理论》

-灵感来自《文乃的幸福理论》,准备开个系列qwq

-艾音中心向,艾音视角,无cp,音梦亲情向

在最后关头回忆起来的,依旧是关于战队的事情

“艾音现在是队长,所以要好好照顾大家哦。”前队长薇拉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浮现在脑海中。

我点点头,咬着嘴唇,不让自己落泪。

粉刷着白色油漆的孤儿院里。

孩子们窃窃私语,像是秘密作战一样,他们簇拥着那个被新带来的孩子。那孩子银色的双眼中,有着连神也不知道的过往。

他带着胆怯的表情,身体微微颤抖着,缓缓说出那句话:“我是怪物。”

我却回答:“才不是那样。”

“为什么?大姐姐,你不怕我吗?”

“因为银色是大boss的代表颜色,也是主角的颜色,所以不用害怕,也可以的哦。”

烦恼着,该讲什么有趣的事。

“该怎么与艾梦相处呢?”

我收养了那孩子,给他取名为艾梦。

他很听话,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扮演姐姐这个角色。

我思考了半天:“嗯!就这样吧!”

今天也努力地做那孩子的姐姐。

“快,看我的。”将兜帽和发绳取下,银色的长发披散开。“像秘密组织一样!”

那孩子笑了,非常开心地笑了。

虽然只是微小的「扮演英雄」。

“我并不是什么英雄啊......”摘下面具后的我,只是个怪物而已。

哪怕只有一点点,能让你再露出笑容的话......我在所不惜。

今天也继续当一家人吧。

祈愿「幸福」吧,哪怕接下来的未来是何等的悲伤也好。

孩子们唱着赞美诗。

“这件事情要保密哦。”她笑了笑。

“不......”我脸色苍白。“薇拉......别离开我们。”

“不行哟。”她摸了摸我的头。“代替我管理这个队伍,好吗?我就这一个请求,艾音。”

我点点头,泪水在眼框里打转。

“薇拉......”将花束放在墓碑前。

“我代替你接管了XLC,我成为了队长,大家都很优秀哦,我们没有让你失望吧?”我擦试着眼角的泪。“我是你的骄傲吗?”

已经一年了,我代替薇拉一年了。

从那个懵懂的小孩子长大成人,已经一年了。

又是一年春天。

我打了个喷嚏:“天气还是有点冷啊......感冒了吗?”

天上乌云密布,周围的一切蛮横地歪曲,像是某些人的阴谋一般。

落下,然后消失,心爱之人的泪水。

“我......是怪物吗?”

窃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心中那片土地,不被任何人发现地逐渐变得漆黑。

“那孩子是反乌托邦。”

“罪恶之子。”

“她不该存在。”

“她是失败品,没有成功。”

愤怒、愤怒、心中只有无尽的愤怒。

被曲子感化的少女,拿着刀冲了出去。

心中的感情,已经无法再向任何人传达......

「讨厌,讨厌啊。崩坏什么的」

幸福终结的世界到来了。

“一切都是假象啊......”

在角落里哭泣着。

“我不过是实验品。”

「神明,拜托了。请不要再继续破坏任何一个人的未来了」。

这样祈祷着。

我还真是可笑啊......明明说过不再相信神明的......

不过啊......

“拜托了,神啊,都已经是这样的人生了……请让我做一次幸福的梦吧……”

“请实现,任性的我的最后的愿望吧......”

继续以笑容来隐藏自己的真心。

「知更鸟,如果是我的话,能够拯救,某人的未来吗?」

这是笨拙,而又可悲的。

孤身一人的作战。

如果死了,大家就不会感到痛苦了吧?

而且,也不会有人在乎知更鸟的死亡吧?

“Who killed Cock Robin?”

但是。

“没有人陪我,还真是寂寞啊......”

我就要消失了。

你们有好好地笑着生活着吗?一定会生我的气的吧?

我很抱歉啊......

可是,我有好好地变成「姐姐」、「领导者」吧。

我没有,让薇拉,让大家,失望吧?

脑海中有句话浮现。

是那句曾经最喜欢的言语。

“「幸福」真是不可思议。”

恍惚间看见了那个孩子,她的那双独一无二的紫眸里闪着光芒。

薇拉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也累了吧?该休息了哦?”

又能再,喜欢上明天了呢......

从这一跃而下。

昨天生病请了上午第一节课的假,第二节课来教室时看见同桌把一块插了支笔的馒头放在我桌上,嘴里还念念有词:“死去的艾姐的灵魂啊,请你保佑我考满分吧......”

我:???MDZZ

穆笑:

操,什么玩意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吹爆殷灵和多婷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