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文笔渣画渣非酋(´-ι_-`)要画我的人设什么的无所谓,只要和我说一声就好了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吹爆殷灵和多婷1551

七创社:

论凹凸世界制作组被抖音洗脑后的摸鱼作品!


本视频仅供娱乐,和正剧无关!!!!


刀刀刀糖:

第五人格祭司全推演
欧菲娜·吉尔曼
[我听见了,那是天启]

声声的白兔:

关于小特的推演结合了一下鹿机的条漫

以及为啥我吃鹿机的原因

温柔之人和坚强之人

同样是为了守护某样重要的东西

这里的宝藏指的是“父亲”

【肝画肝到凌晨三点】

 > <

下面放上内测时候的小特背景故事

【故事转自贴吧】

特蕾西·列兹尼克出生不久就失去了母亲,她的父亲马克·列兹尼克决定依靠经营钟表店独自抚养女儿,因此特蕾西从婴孩时期就长时间待在马克的钟表工作室里。这个温和老实的钟表匠喜欢在工作时和牙牙学语的女儿说话,即使她什么也听不懂。“摆动的机芯,就是钟表跳动的心脏。”他常常这么说,也许正是这种习惯,让特蕾西长大成人后对机械超乎寻常地着迷。

"特蕾西十岁时,马克发现工作室里总有些坏掉的摆钟会在第二天恢复正常。在一个特意蹲守的夜晚之后,他发现了特蕾西,自己的女儿,原来是个机械天才。这个骄傲的父亲是如此地欢欣鼓舞,妻子为他留下了最宝贵的礼物。

特蕾西的天分在接下来的数年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她将机械表与电力结合,利用电磁波动缩小了钟表的误差。列兹尼克钟表工作室借助这种不需要频繁校时的产品而名声大噪,马克为特蕾西开设独立工作室,鼓励她对电力和机械进行更深入的研究。特蕾西很快制造出了一些粗略的机械人形,她常用这些人形潜入父亲的工作室进行恶作剧,试图在他专心工作时藏起一两个零件,可马克总会立刻逮到她。即使两人并没共处一室,这对父女的心也从未分离。

新式钟表的强劲表现很快引起了同业的嫉妒,他们向马克购买制造工艺,但固执的马克拒绝出售女儿的作品,并声称要等特蕾西成年,由她决定。然而这种坚持很快就以一种惨烈的方式被终结了。

如果你能阅读到这里,那证明你真的是天选之人,当然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奖励给你们,不如继续看下去吧。

马克在一次向真空管输送高压电的日常工作中遭遇了爆炸事故,特蕾西接到通知赶到父亲的工作室,那里只剩下一片废墟和一具焦黑的遗骸。特蕾西认为电路故障不会引发如此严重的爆炸,一定另有蹊跷。很快,她连续接到债务通知,几乎列兹尼克工作室的所有供货商都声称在爆炸前向马克提供了大量高价原材料,而马克连一个子儿都没付。

特蕾西接受了所有债务,对外宣称自己无力偿还,同一时间,三家钟表制作商向她提出了联合购买电钟制造工艺的要求。特蕾西表示愿意出售制造工艺,但她需要一些时间。在接下来的半年内,当地发生了数次类似的爆炸事故,电线被以同样的手法接驳而造成短路,警方对这一系列事故进行调查,但除了一些奇怪的金属关节,他们没找到任何嫌犯留下的痕迹。

特蕾西的电钟制造工艺最终还是没能出售,人们却丝毫没从这位钟表店主的脸上看出灰心丧气,她仍然每天照常开店,还在店里摆设了一个形似马克的机械人形,似乎那些每天寄送的债务通知根本不存在。

直到某天,邮差将一封印着奇怪徽记的信交给特蕾西。第二天工作室挂上了停止营业的告示牌,再没人看到过年轻的店主和她形影不离的机械人形。

只会摸鱼的我
P2是描的,原图出自B站的手书“美术馆少女IB”

小刀刀

云母咕咕:

亲手杀死老白的伪伪/雷+OOC+我流/



处死!他们说。
于是罪大恶极的人被处死,群众热烈欢呼、奔走相告。
虚伪走出刑场,点上一根烟。有人笑容满面给他送上鲜花,夸他终于长大,懂得辨别人心美丑。他们说,你要快点走出来,新的伙伴在等你,他们绝不会背叛你,我们也不会。
他听见有人哭得声嘶力竭,有人背后咒骂他残忍行为。追随者只说,一切与你无关。你只要前进就好,你是符合我们期望的最佳作品。欧的白是刽子手,你的未来差点被他截断。而现在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他想,虚伪,你也是刽子手。
细雨迷蒙,他没有打伞,冷雨滴在脸上,触感冰凉,像一个濒死的吻。
再见,他说。掐灭的烟掉在地上,正如子弹跌出枪口,眼泪无声流淌,白色花束落在墓碑前。烟熄,蝉声消却,美梦破碎。

七夕快乐!怒摸鱼一篇【黑粉x太太】的小故事

银川:





太太更新了。
黑粉点开动态,认认真真看完后发了一长串评论,大意是骂太太写的垃圾,人物过于ooc之类的话,一些不易察觉的错字与奇怪衔接的小细节也给抠出来狠狠的过度揣测一番。没过多久,太太的小粉丝就杀到了,又开始了评论区一段长期骂战。
黑粉笑着看评论下面越来越多骂自己的评论,又打出一长串黑社会骂人脏话。收到了很多私信,其中一条居然是太太发过来的,黑粉点开一看:【你好,我看过你给我的评论,我的确存在些许问题,谢谢你提出。】
黑粉勾起笑,他本来就是脱粉回踩,以前得不到的关注在变成黑粉后成倍的增加。
【自以为是。】发出这样一句话后黑粉继续开始指出一般人都看不出的问题,夹杂着刻薄的语气,说完了一通,黑粉看着自己的话都有些觉得过分了,再加上他熟知太太是个玻璃心,想必肯定气的眼泪都出来了。
太太很久没回复,黑粉有些焦躁不安,因为以前他回太太私信的时候太太都是秒回。
有新私信。黑粉期待的点开,却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是想要他加入黑太太群的人,他又来求黑粉进群,黑粉表示不耐烦,严辞拒绝了。
对他来说,能完美黑太太的,只有他可以。
在某天太太更新的第一时间,黑粉继续发了引战评论。日复一日。
终于,出事了。微博贴吧都是骂太太的东西,评论区也炸出一群喷子。他们日夜都骚扰着太太的私信箱。黑粉也怒了,他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为什么那群人都在乱说一气,明明是毫无根据的东西。
黑粉和喷子间的骂战。黑粉虽然黑太太,但是看不下去喷子的行动,于是黑粉开始维护太太,与喷子的口水战又开始了。
很久之后,事情平息了。太太恢复了更新,因为那次事件掉了一波粉,但黑粉还是占在第一个粉丝位置。
【情人节还一个人寂寞的更文,笑死。】
发出一条嘲讽的私信,黑粉拿了杯水过来。
【因为没人和我过啊。】
太太回复了。
【就你这人品,看上你就真的瞎眼。】
太太很久才回复了一条,【…我一直都知道啊。】
黑粉愣住了,像是掩饰什么般发了几条消息,太太没有回。
再后来,当黑粉的特别关心提示音响起,他期待的点开,却不是更新,而是一太太的一条通告。太太说自己要退圈了,再也不会更新了,要大家取关他。
黑粉不敢相信,急忙上私信去问太太这是演的哪出戏,但是发现自己却被太太拉黑了。在三年里的评论区骂战,私信骚扰中太太都没有拉黑过他,而在这一次……
黑粉完全不明白太太的意思,翻到太太以前的动态中去找太太的QQ加好友,太太没过多久就同意了。
似乎知道他是谁一样,太太先发了消息过来:【别问,别回。】
然后又是一连几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从不会改变我的决定。】
【我如你所愿的再也不写文了,你应该高兴,为我点一首今天是个好日子,然后在我的坟上蹦迪。】
【没事。】
【不会有下一次了。】
黑粉急忙回复:【又是谁黑你了?你不要因为那些人的话而动摇自己啊,你的粉丝都还等着你,你倒是振作起来啊!你这还能算是太太吗?】
【……你这是在劝我吗。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你不是很讨厌我吗。】
【这不妨碍我劝你啊。】
【所以说,既然讨厌我,就不要再掺合这件事!】
【你是我的谁,说起来,你一直都在我的评论区引战,你一直都在批评我讨厌我,是这样的话,就不要再管我的事情啊!】
黑粉迟疑了。他对太太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呢,他自己也说不清。
……
……
……
!【喜欢你…。】
发送失败了。太太果然是生气了。黑粉看着界面,有些难过。
太太再也没有出现过,粉丝的心都凉了下来,只有黑粉依旧一点点的翻看太太以前的更新,翻看和太太的私信。
他依旧执着的等待太太的回归,但有的人离开了就是离开了,只是告知你一声离开了而已。
就像是玻璃弹珠掉落到地上,摔碎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某战队的御茶会议》

-角色表:
艾音——家主/战队队长(艾音是萌新)
艾梦——杏仁茶(艾梦是萌新)
艾安然——红茶(艾安然是萌新)
夜影——马卡龙(这个不打了,太长了)
白龙——柠檬茶(天闪友)
辞乐——咖啡(z辞乐)
轩——牛奶(与你执恋)
顾叶萌——纸杯蛋糕(干净也爱笑er)
前辈&洛迪姐——蓝莓冰淇淋&草莓冰淇淋(Dark者&小洛迪)
音杏——蓝莓果酱(另一个作品的艾音www当做第二人格等待吧)
-垃圾文手就是我,严重OOC
-角色都是我的第五人格战队的成员哟(除去前辈、小洛迪、夜影、音杏),无cp!

突然从那奇妙的,让人感到不快的噩梦中醒来,有些不适应。
庆幸着那场梦不是真的。
擦了擦顺着脸颊流下的汗水。
墙上的照片里的女孩仍旧微笑着。
今天的一切,还真是说不上令人感觉美好呢。这样想着,走下了床铺。
天气很好。
那个家伙的笑容,在脑内不断地循环。

「哦呀,不用担心的哦。」听了我讲述的昨晚的噩梦,这比谁都要更温柔的杏仁茶与红茶笑了出来。
「没问题了,因为无论是谁都不会再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呢。」红茶用扇子掩着嘴,眼微微眯起。杏仁茶点点头。马卡龙只是安静地坐着。
至少我也不用再伤害别人了。
话说这三个孩子,一个总是独自一人,一个经常被欺负但却不会还手,一个总是很安静,这让我担心了很多次了。
随手拿起三块方糖,放进杯子里,咕噜咕噜搅拌着。我讨厌苦味,并且很喜欢甜食。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马卡龙抬起头看着我。
「放心吧,世界今天也还在回转着。」杏仁茶喝了一口茶,「现在的生活不会改变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我爱求生者,也爱和你们一起组队。」我笑着回应,「心这么大不太好哦。」
听说用银匙轻轻敲打着茶托的话,就会见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和你们一起试试。
「你讨厌我了吗?」当我这样问他们时,红茶伸出手轻抚我的头。
「怎么舍得讨厌你呢?」马卡龙喝了口茶。
某战队的一场御茶会议。

轻轻坐上墙角里老旧的狂欢之椅。
大概是因为我的身高问题吧?双脚居然触碰不到地面呢。
这种感觉,很让人讨厌的说,有点不安,害怕自己会像游戏里一样,就和噩梦一样的让我说不上良好,甚至到了厌恶的程度。
刻意遗忘的记忆,在脑内不断循环。

「哦呀」叫人担心的反抗模式的柠檬茶,在听我说完后惊叹了一声,但在被咖啡瞪了他一眼后,立刻安静了。
「没问题了啊?你还在担心什么?又不会再有人去背叛陷害彼此了。」他用那双独一无二的茶色的眼睛看着我,不解地说。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啊,是“艾音”与那些孩子。
「虽然我同意你的观点,但你的声音太大了。」咖啡扶了扶他那副黑框眼镜。
被背叛过的人,被陷害过的人,才会知道有多可怕。
把四片方糖放进杯子里团团搅拌,感觉还是不够甜。「还是会有的吧?」
「放心啊,不要这么啰嗦,你看,世界还在回转着呢,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会改变。」柠檬茶又说道,随手拿起一块蛋糕。
牛奶放下书,叹了口气「安静点好不好。」
「茶会就不要看书了啊,跟个书呆子似的。」柠檬茶撇了撇嘴。
「......」咖啡一脸黑线地捂住了他的嘴
牛奶切下一块樱桃派,推到我面前。
「我喜欢监管者,但是讨厌你们。」我看着牛奶蔚蓝色的眼眸,笑了笑,不停搅拌着杯子里的茶。
三人早已习以为常。
如果在游戏里一直追着我不放的话,是会一无所获的哦。
扣动信号枪的扳机,红色迷雾消散后,我又成功逃走了。
「呐,告诉我,我是不是变的陌生了。」我这样问。
柠檬茶上扬的嘴角渐渐平息,原本狂妄的笑逐渐消失。咖啡松开了拿着杯子的手。牛奶也低下了头。
「这种问题......很愚蠢。」柠檬茶回答。
「没有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还是你啊。」牛奶摸了摸我的头。
「我们可是最喜欢你的啊。」咖啡眯起眼睛。
擦了擦眼泪。「我也最喜欢你们了。」
「不过下次,在游戏里,一定不会让你逃走的。」
被爱着的某战队的一次御茶会议。

「哦呀,好久不见,刚刚说的事你不用担心哦。」我刚刚把所有的问题都告诉了“纯洁正直”的蓝莓果酱,她放下手中的巧克力小蛋糕说道。
「没问题的哦,因为谁也都不会再憎恨咒怨彼此了。」这样地说着,但其实她自己的心里也不相信这种事,不可能会有人不讨厌别人。
不过咒怨彼此什么的,真的很不好,是令人厌恶的,原本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啊。
闭上眼,又将五片方糖放进杯中团团搅拌。
喝了一小口,很甜,像蓝莓果酱一样。
「放心吧,世界,今天也在回转着,你再也不用害怕了,我永远都在。」蓝莓果酱再次开口对我说道。
我只是不停地用匙子敲打着茶杯。
「我讨厌懦弱,也讨厌“你”。」
蓝莓果酱听后嘟起嘴「那就不要把所有负面情绪都丢给我。」
我转移话题「如果安心下来的话,一定能看见白鸽在空中飞翔吧!」她摇摇头。
「你现在似乎很讨厌我。」我听见我这样说道。
「你觉得呢?」蓝莓果酱反问。
「是讨厌着的吧。」我果断地回答。
原以为蓝莓果酱会生气,但她却只是露出了很安心的表情,在叹了口气之后,啊啊,对我微笑了。
「是的哦,我很讨厌你。」

「喜欢蛋糕,也喜欢大家。」
将六片方糖放进杯中团团搅拌。
对面的蓝莓冰淇淋和草莓冰淇淋微笑着。
一旁路过的端着茶的纸杯蛋糕惊讶地瞪大眼睛。「放那多的方糖对身体不好的哦。」
队长听后发自内心的一脸幸福地笑了。

@诗与远方 你要的,不许转发

P1是给 @诗与远方 捏的人设
P2是画的 @诗与远方 背影(偷懒x正面图有空再画
P3-P4是自己